江西快三走势图预测|江西快三走势图200期
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山大學校長羅俊:用最優秀的人培養更優秀的人
http://www.hlfax.tw  2019年3月12日  來源:央廣網

  “要加快走到國內高校第一方陣、世界一流大學前列中去。”自2015年擔任中山大學校長以來,羅俊頻推改革,讓外界印象深刻。近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他用“幸運”形容自己。在他看來,科學家,趕上了一個非常好的時代,自己也感到非常幸運。

  從建議增加博士研究生指標到建議優化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布局,羅俊自當選全國人大代表以來,在高等教育方面不斷建言獻策。在采訪中,他對博士生擴招、基礎研究、人才評價、科技成果轉化等話題侃侃而談,并不時將一些案例故事穿插其中,娓娓道來。

  博士研究生擴招質量難保?“用最優秀的人培養更優秀的人”

  去年兩會,羅俊就提出要擴大博士生招生規模。他稱,通過調研發現,研究生特別是博士生已成為我國科學研究和國家創新體系的生力軍;我國博士生培養規模偏小與高水平創新人才需求迫切之間矛盾突顯。

  “就中大來說,在保證了重點學科、重點實驗室的博士生指標外,一般都是2-3個教授去競爭1個博士生指標,一批優秀教授并不是每年都能招收博士生。”羅俊說。

  博士生擴招引發培養質量下滑的憂慮,羅俊果斷表示:“不存在必然聯系。”他強調,這個要看主流,而不應該以偏概全。

  羅俊認為,博士生的培養質量關鍵在于導師,“一流的大學用最優秀的人培養更優秀的人”,導師是否優秀直接決定了學生是否優秀。

  因此,他認為提高博士生的培養質量,首先必須提高教師隊伍質量,核心是師德師風建設。其次,嚴師出高徒,提高博士生培養質量還必須狠抓培養過程。要讓博士生在四到五年的學習過程中,經歷完整、嚴格的科研學術訓練,強化學生的原創探索意識和獨立創新能力。

  談基礎研究“好教授一輩子做一件事”

  李克強總理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,要強化基礎研究、應用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,啟動一批科技創新重大項目,高標準建設國家實驗室。

  建國以來,尤其改革開放四十年來,黨和國家對基礎研究一直都非常重視,投入也持續增長。國家基礎研究投入從2011年411億多增加到2016年822億多,已經躍居世界第二,僅次于美國。

  羅俊向記者講述了自己鉆山洞30年,測得迄今最高精度的引力常數G值的經歷。他說,此次入選科學十大進展,是對自己團隊的肯定,也是對廣大基礎科學研究人員巨大的鼓勵。

  十八大以來,高校共承擔了全國約60%的重大科研任務,成為基礎研究的重要力量。羅俊強調,大學的科研工作者應該面向學術前沿、面向國家重大戰略需求、面向國家和區域經濟社會發展。

  對于做學術,羅俊說,“我認為好教授就是一輩子做一件事;優秀教授就是一輩子做成一件事。”基礎研究更需要“十年磨一劍”,二十年、三十年甚至更長時間,才能把一個科學問題做到至善至美。

  完善人才評價體系“認真做事,做成事”

  去年,中辦國辦印發關于人才評價的意見,指出構建科學、規范、高效、誠信的科技評價體系,推進分類評價制度建設,發揮好評價指揮棒和風向標作用。

  關于人才評價體系問題也成為兩會代表委員熱議的話題。羅俊認為,從根本而言是價值取向的問題,要引導科技工作者聚焦“三個面向”,即面向學術前沿、面向國家重大戰略需求、面向國家和區域經濟社會發展。

  羅俊提到中大的科研評價體系,已由注重數量轉變為關注質量、貢獻和影響力,對不同的學科建立分類分層次的評價體系。

  他舉了一個鮮活的例子。羅俊說,“兩個外科醫生,一個手術成活率高,但論文發表數量少些;一個論文發表數量多,但手術成活率低。那我們在選拔考核科室主任的時候,就應該選手術成活率高的那位,因為他更能推動高水平的臨床醫學科研發展,這就是臨床導向。”

  此前,國家推動破四唯(唯論文、唯職稱、唯學歷、唯獎項)、清表行動,也是希望建立更加科學、合理、正確的價值導向。

  羅俊稱,做國家需要的事情就是貢獻,而不是“一填表,發表文章多的那個好”,要看是否真正推動了所在學科的發展。

  “我們應該認真做事,做成事。”羅俊說。

  高校科技成果轉化難、轉化率低?“轉變觀念是根本”

  “我校蘇薇薇教授團隊通過成果轉化,已帶動山區6000多農戶脫貧致富,很了不起的!”羅俊在被問及科技成果轉化難的問題時,發出這樣的感嘆。

  他認為,高校的科技成果轉化難、轉化率低確實是突出存在的問題。他分析稱,以前科研人員過于追求科學真理,不太關注科技成果的社會經濟效益。這根本上還是價值觀念轉變的問題。

  羅俊說,中大通過引導科研人員把個人科研興趣與國家戰略、地方創新驅動發展相結合,在推動原始創新向生產力轉化方面取得可喜的成績。

  “觀念轉變后,科研人員成果轉化的需求大幅增加,每年專利申請數均以30%以上的速度增長。”

  他還指出,高校科研評價獎勵機制、科技成果市場化機制不完善是大學科技成果轉化的主要障礙。另外,解決高校成果轉化難的問題,還需要大膽創新轉化方式。

  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“突破卡脖子的核心難題”

  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》提出戰略定位之一,就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,科技創新將貫穿大灣區建設的始終。

  今年兩會,羅俊準備的議案就是關于優化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布局的建議。

  他表示,目前北京有國家重點實驗室76個,上海32個,廣東才11個。他建議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廣東新增建設一批國家重點實驗室,提前謀劃補齊粵港澳大灣區的基礎研究短板等,要突破“卡脖子”的核心技術難題。

  國家重點實驗室依托高校,攻克核心技術。他說,不僅可以網羅人才,還可以培養一批又一批人才,這是很寶貴的資源。

  同時,他也直言,希望在評價體系上可以打破原來的體系,要把國家需求放在首位。

  多地紛紛組建海洋學院,質量堪憂?“不是多了,是少了”

  2015年,羅俊擔任中大校長以來,學校開展了一系列院系調整。其中以珠海校區為主建設了16個涉海院系。羅俊表示,中山大學建設“海洋學科群”是“天時地利人和”。他說,未來,我們希望能更充分利用多學科和區位優勢,多解決一些國家戰略領域關鍵核心技術“卡脖子”問題,為海洋強國戰略和地方經濟發展作出更大貢獻。

  他在采訪中透露,中大正在建設一艘6000噸級海洋綜合科考實習船,建成后將成為國內最大、全球第三的海洋綜合科考船,也是我國海洋學科研究和人才培養的高端海上移動平臺。有了一流的裝備,就可以支持師生開展海洋科考,積累科考經驗,培養高層次海洋人才。

  在談及多地紛紛組建海洋學院時,羅俊完全持樂觀態度。他說,海洋如此重要,怎么關注都不為過,“不是多了,是少了”。
 關于中山大學更多的相關文章請點擊查看 

特別說明:由于各方面情況的不斷調整與變化,華禹教育網(www.hlfax.tw)所提供的信息為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僅供參考,相關信息敬請以權威部門公布的正式信息為準。

江西快三走势图预测 北京11选五遗漏北京11选5走势图top10 青海快3明日预测号 快乐十分网址是多少 江西麻将app安卓手机版下载安装 有赖子的麻将听牌技巧 明星上海麻将安卓 11选5 申城棋牌斗地主有电脑版吗 大神棋牌网址 麻将来了最强角色